您好!欢迎来到成都西南儿童康复医院官方网站!
华西妇儿联盟合作机构
四川省关心下一代基金会指定康复训练基地
成都市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爱心助残医院
四川省残联定点康复训练机构
门诊8:30-18:00
028-87429120
关于儿童有自闭症怎样治疗,对学习影响大吗,能矫正吗?
发布时间:
2021-02-14 10:05
文章来源:
西南儿童康复医院
浏览次数:
60

[目的]探讨视听觉认知综合训练法及感觉统合训练法对学习困难儿童的疗效,为临床有效治疗学习困难提供依据。关于儿童有自闭症怎样治疗,对学习影响大吗,能矫正吗?[方法]对59例学习困难儿童进行个体化视、听认知感觉统合训练,治疗前后分别进行视、听认知测验和Conners's表家长症状问卷的评估,事件相关电位(ERP)测验并进行对比分析。将40例正常对照在3个月左右进行视听觉认知和ERP检查,并与正常对照进行对比分析。[结果]学习障碍儿童在接受治疗后,视知觉认知测验的背数得分较前显著提高,视觉分辨失误率显著降低(P<0.01),Conners'量表各因子得分显著降低(P<0.05),ERP中各成分波的潜伏期显著缩短(P<0.01)。3个月前后,对照组的视听觉认知和erp各项检测指标无显著性差异(p均>0.05)。

关于儿童有自闭症怎样治疗

第一,自闭症儿童学习能力的培养方法

美国学者柯克于20世纪60年代首次提出了学习障碍的概念,它用来标出智力正常但学习成绩长期落后的学生的特征。1988年,全美学习障碍协会(NJCLD)将学习障碍定义为:学习障碍是指一系列异质性障碍的总称,其主要表现为听力、口语、阅读、写作、推理或数学能力的取得和应用存在明显障碍[1]。患儿学习障碍的发生率在3%~28%之间。学习困难已经成为影响学生认知、个性发展和心理健康发展的一个重要问题[3-5]。它已成为心理学、医学、教育学等领域研究的重点,也是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之一。现有的各种矫治方法很多,但文献报道的疗效并不统一。本文根据学习困难儿童的认知特点,采用视听认知训练、行为干预、感觉综合训练等多种干预手段,有针对性地进行个性化干预,取得了一定的效果,现将有关情况作总结。

第二,第一目标和方法

1.1对象1)学习障碍组(LD)

由于LD没有统一的诊断标准,因此选取符合ICD-10《特殊学校技能发展障碍诊断标准》(6)的诊断要点,选取2007年10月至2010年12月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儿童保健科的1~4年级小学生,共59人,其中男40人,女19人,年龄6~10岁。幼儿韦氏量(WISC-R)的总IQ值(FIQ)>70,教师评定其主科成绩低于20百分位。二、正常对照组:来自一般小学6~10岁的正常儿童40名,其中男28名,女12名。总体IQ>70,WISC-R无学习障碍。受试者在同等条件下接受正规学校教育,均无情绪障碍,心理发育迟滞,神经系统疾病,精神疾病和视听障碍。研究对象及其家庭成员均对试验知情同意。

2.方法

1.2.1智力测验对所有受试者进行儿童韦氏智力量表测验,并由从事智力测验的专业人员对儿童进行测验。全部孩子的智商都在70以上。

1.2.2训练方法学习能力的评价,依据韦氏顺数、倒数、划“3”试验和KEBerry的视动量表(VMI)进行,根据评价结果参照国外的训练方法,结合中国文化特点,制定个性化的认知能力训练方案,包括视知觉、视动和感觉统合训练。1Methodsoflearningabilitytraining.)与此同时,采取行为治疗,在训练中适当的行为出现时给予奖励,以求维持,不适当的行为时给予忽视。以个体化、分层为原则,每周2次,每次3小时,每次3小时,3个月为一疗程。并向父母及孩子介绍LD的发病机制、治疗方法等,教他们正确的行为技巧,使孩子及父母双方都能积极配合治疗。

1.2.3评估疗效

1.2.3.1视听觉认知测试视觉分辨能力,用在限定的时间内划消数字计算划消失误分值来评价视觉注意和视觉分辨能力;用中国韦氏儿童智力测量的顺背数和倒背数测试来反映听觉注意、听觉广度和听觉记忆能力。3个月左右LD组和正常对照组各进行一次检测。

1.2.3.2Conners行为量表-父母问卷使用Con-ners's量表(修订版)评估学习障碍儿童在训练前后的效果,并参考国内标准。由孩子的父母在医生指导下填写。治疗组治疗前后各1次进行LD评估。

1.2.3.3事件相关电位检测使用的是美国NicoletBiomedical公司生产的脑诱发电位计。在耳机中有一个“oddball”序列,它包括目标刺激和非目标刺激,大约50个目标刺激和200个非目标刺激组成一轮实验。观察P2,N2,P3潜伏期,记录顶部Fz,处电位。3个月前后LD组和对照组分别进行检测。

自闭症儿童学习能力的培养方法

3.两个人结果

2.1LD组患者一般情况LD组59例,正常对照组40例进入本研究,其中男性40例,女性19例,对照组男性28例,女性12例,两组儿童性别构成比较无显著性差异(P>0.05)。儿童LD(94.8±10.56)为月龄组,对照组(93.07±13.10)为月龄组,两者之间无显著性差异(P>0.05)。

2.LD干预组干预前和正常对照组儿童视听认知能力得分显著低于正常对照组,且两组间差异具有高度统计学意义。通过等级和检验对两组儿童的视觉分辨失误率进行比较,结果表明,LD儿童的视觉分辨失误率显著高于对照组,且差异具有高度统计学意义。参见表格1。

表格1LD组干预前及干预后儿童视听认知情况比较。

数据库1ComparisonofvisualandauditoryperceptionbetweenLDPatentsbeforeinterventionandcontrolgroup。

MeanSD项目LD组对照P值背数。

9.694。

2.780。

11.650。

2.6460.001。

视差失误率排序62.763703.0031.181247.000.000。

2.3比较两组儿童3个月前后视听觉认知前后的后背数得分,LD干预组的后背数得分明显高于干预前(P<0.01),而对照组干预前(p>0.05)的后背数得分均未发生变化。用排序和检验的方法对两组儿童3个月前后的视觉分辨失误率进行比较,LD干预组儿童的视觉分辨失误率比干预前明显下降(P<0.01),而对照组干预后则没有明显下降(p>0.05)。参见表格2。

表格2LD组与对照组在3个月左右进行了视听觉认知的比较。

2ComparisonofvisualandauditoryperceptionbetweenLDPTE和controlgroupbeforeandafter3months。

项目LD组背数MeanSDLD组的视分辨失误率秩均值秩与对照组的背数MeanSD组的视分辨失误率秩均值秩和。

3月份的数据是9.692.7873.404330.5011.652.6437.381495.00。

3月份之后的数据是13.622.9245.602690.5012.002.5143.631745.00。

数值0.0000.0000.0600.217为P。

2.4LD组儿童干预前后的Conners'量表比较,LD儿童干预后,行为、学习、冲动-多动以及多动指数4个问题因素的得分均明显低于干预前(P<0.05)。请看表格3

表3LD儿童干预前后Conners'量表(x-±s)问题因子的比较

3ComparisonofPsybetweenbeforeandafterinterventioninLDGroup(x-±s)

组间行为问题、学习问题、身心问题冲动-多动症焦虑多动症指数。

介入治疗开始时:0.82±0.411.86±0.430.29±0.371.33±0.640.47±0.421.26±0.44。

介入治疗后,治疗组术后0.65±0.361.39±0.410.19±0.250.88±0.570.42±0.450.90±0.43。

该数值为2.2775.9601.8643.9010.5564.574。

数值为0.0270.0000.0670.0000.5820.000。

2.5比较两组患儿3个月前后REP各项指标的变化,发现LD患儿P2、N2、P3的潜伏期比治疗前缩小(P<0.01),而对照组在治疗后p2、n2、p3的变化不明显(p>0.05)。参见第四页。

3个月前后表4LD组和对照组ERP自身指标的比较(x-±s)

4ComparisonofERPbetweenbeforeandafter3monthsinLDGroupandcontrolgrouprespectively(x-±s)

组项目(ms)三月前三个月的t值P

LP2173.96±31.10152.48±27.244.9020.000为LP。

组用液氮2227.46±33.39207.64±27.654.3500.000克。

LP3325.03±33.07291.71±30.887.7800.000。

LP2159.17±28.96154.38±23.771.3570.183.LP。

控制组:L-N2210.86±25.40200.73±26.431.9180.062,对照组为L-N2210.62。

L3298.06±25.40297.95±17.650.0500.960L/L。

自闭症儿童视听觉认知功能异常

第三, 讨论

3.1LD患儿存在视听觉认知功能异常,LD患儿智力处于正常水平,视听认知能力则有异常。

结果表明,LD患儿多伴有不同程度的注意障碍[7],而工作记忆缺陷是LD及其各亚型最主要的认知心理机制之一。研究发现,LD患儿缺乏听觉注意力资源,对听觉信息的敏感度和敏感度较低,使其认知过程感觉能力下降。对LD患儿在干预前进行了背数测试,结果显示,背数得分均低于对照组,表明LD患儿听觉注意、听觉记忆减退、听觉广度异常。结果表明,学习困难儿童的视觉分辨能力有明显下降,其视觉分辨认知能力也有明显下降,与RLaycock等[10]研究结果相吻合。低龄化儿童视知觉发育不良,影响他们的阅读能力,阅读中容易出现失字、添字现象,从而导致理解错误。

3.2学习障碍训练模式小学的LD如果不能及时矫正,不仅会导致学业不良,而且会直接影响后续的学习和成人生活[11]。

MRRosenzweig等[12]证实了脑神经的可塑性和训练对大脑和行为的作用。在现有的LD矫治模式中,国外有“多重感觉教学”模式、“视觉-动作配合”模式、“认知-行为-CBT”模式等等。但由于东西方文化底蕴不同,文字不同,纯国外模式并不完全适合我国。我国目前学习障碍矫治的方法主要有:行为治疗、游戏治疗、社交技巧训练、感觉统合治疗、理解规律训练等。视知觉认知能力综合训练的矫治模式还不多见。通过对儿童视觉、听觉信息的接收、识别、处理、记忆等基本认知能力的训练,增强了视听通道的激活与整合。知觉统合治疗主要是通过对信息刺激给予不同的感觉途径,使之与运动相结合,建立神经连接,改变大脑功能[14]。「中央教科委333科学研究系统智能教具」作业,以全面发展脑部及身体潜能为训练重点,提升手、眼、脑、口等感官的协调能力及动作速度[15]。运用综合干预手段,通过感觉统合、视觉与听觉认知、333教具训练,帮助LD患儿克服和弥补认知缺陷,增强自信,促进认知发展。

3.3综合训练可以提高LD患儿的视听认知和学习能力。

学习行为问题韦氏智能量表的背数分测验能够反映出受试者的听觉注意、听觉广度和听觉记忆能力。实验结果显示,干预后LD儿童的听力得分有显著提高,说明训练有助于改善LD儿童的听觉注意、听力记忆和听力广度。治疗后LD患儿的视觉分辨失误率较前一阶段有明显下降,说明训练有助于改善患儿的视觉分辨能力。由Conners父母量表六个因素的评分可以看出,LD患儿干预后六个因素的得分较前有所下降,其中学习问题、冲动-多动和多动性指数下降有统计学上的差异。介入治疗有助于改善LD患儿的听觉功能、学习问题、自我控制能力及多动症。

3.4综合训练可改善LD患儿ERP电位异常,认知事件相关电位是伴随着感觉、认知和操作事件引起的脑电位变化,反映了认知功能,与认知、思维、判断、注意、记忆等心理活动有密切关系。

潜伏期反映受试从接受信息刺激到大脑进行信息加工这一认知过程的速度,P3潜伏期与认知能力有关,潜伏期越短,反应能力越好。对LD/ADHD患儿进行8个月的心理生理治疗后,CAMangina等[16]发现ERP波幅升高,潜伏期缩短,认为ERP图像可以反映出脑神经的可塑性。对LD患儿进行综合干预训练,干预后ERP的多种成分发生变化,P2、N2、P3潜伏期缩短。提示儿童的脑神经功能可塑性强,训练治疗有利于促进LD儿童大脑发育,可调节改善儿童选择注意功能,增强抗干扰能力,加速神经纤维对信息的传递,缩短大脑对外界刺激信息的处理时间,提高儿童认知信息处理速度,从而提高学习能力。

自闭症孩子综合训练

第四,四川成都儿科医院自闭症专家总结

四川成都儿科医院自闭症

关于儿童有自闭症怎样治疗,对学习影响大吗,能矫正吗?“综合训练”能有效地提高学习困难儿童的认知能力。无论是父母还是学校的老师都应该意识到,LD孩子在学习上出现的问题,并非是有意的“不为”,而是由于某些学习能力的异常所致。将LD患儿进行有针对性的个性化学习能力综合训练与培养,使入组LD患儿视听觉认知能力和学习行为问题均有明显改善。对LD患儿进行早期干预,可提高其认知水平,从而提高学习能力。综合性训练的深入研究及长期效果的评估有待进一步探讨。

免费咨询电话:
028-87429120
医院地址:
成都市高新区肖家河沿街47号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成都西南儿童康复医院
蜀ICP备20021380号
本站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诊断及医疗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