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康复知识 >> 自闭症
就医导航
就医导航

健康热线:028-87429120

门诊时间:周一至周日,8:30~18:00

医院地址:成都市武侯区肖家河沿街47号

本院专家
成都中童儿童康复医院专家团队

成都中童儿童康复医院院长、副主任医师、儿··· [详细]

成都中童儿童康复医院专家团队

原中华医学会四川省分会小儿神经学组组长、··· [详细]

成都中童儿童康复医院专家团队

1965年毕业于重庆医科大学儿科系儿科专··· [详细]

成都中童儿童康复医院专家团队

大成网成都地区儿科医生红榜医生,从事儿科··· [详细]

成都中童儿童康复医院专家团队

毕业于成都中医药大学康复治疗学专业,从事··· [详细]

成都中童儿童康复医院专家团队

毕业于沈阳大学应用心理系,国家二级心理咨··· [详细]

成都中童儿童康复医院专家团队

高级语言治疗师、儿童中级评估师,从事儿童··· [详细]

成都中童儿童康复医院专家团队

毕业于成都中医药大学康复治疗学,从事儿童··· [详细]

《光》耗时三年让孤独症能够“见光”

更新时间:2021-02-06 来源:本站

马来西亚电影《光明》以孤独症患者为主角,于2020年11月6日在国内影院上映,豆瓣评分7.5。这是一部马来西亚青年导演郭修篆的写实题材长片处女作,历经5年筹备,3年精心制作,终于公映。本片由新京报记者专访导演郭修篆和男主角文光扮演庄仲维,请他们分享本片鲜为人知的幕后故事。两人都表示非常珍惜这次机会,因为在马来西亚拍摄长片的机会不多。

《光》耗时三年让孤独症能够“见光”

小弟(左)终于明白小弟对音乐的坚持

有15到45分钟的创作版。

2015导演郭修篆完成了电影《光明》的剧本,并于年底开始拍摄。第二年进行了初剪,但效果不是很理想,于是郭修篆决定重新进行。2017年,马来西亚电影发行商MM2再一次看到了短片《光明》,郭修篆也终于迎来了希望。影片于2018年开拍,并于11月在马来西亚公映,影片《光明》前后经历了大约3年的光景才搬上大银幕。

以前拍摄《光明》之前,郭修篆是一个广告导演,他经常接到客户的节日广告订单,客户一般都是要求不要拍得太商业化,最好做几分钟的短片,可以揭露人间的情感。在2011年,他刚好想要探寻一部短片到底可以拍成什么样子,于是以自己患有自闭症的哥哥为原型,制作了短片《光明》。之后,从15分钟的版本扩展到45分钟,他不断地练习拍摄技巧,逐渐地开始想把这个故事拍成长片。在2015年之前,这部短片一直备受影展的关注,并受到投资者的青睐。这是一部等待了很久的处女长片,他觉得它在积攒了很长时间之后,应该会发光。「珍惜拍摄自闭症主题的机会,对社会也有助益」。

《光》耗时三年让孤独症能够“见光”

主任的弟弟在片尾蛋上出镜了

八年的演出,演的不浮夸。

本片中,庄仲维扮演的哥哥文光是个自闭症患者,在母亲去世后,弟弟履行了对母亲的承诺,18年来从未离开过文光。因为文光不能集中精神和正常社交,找不到稳定的工作,弟弟便独自承担起两人生活的重担。可是文光面试多次失败,甚至因收集杯子怪癖而招致诸多麻烦,弟弟既愤慨又无奈。碰巧有一天,哥哥推开房门,发现原来哥哥怪异的背影后闪耀的音乐天赋,他终于明白了哥哥的坚持。

电影《光明》的前身是一部短片,从那时起,导演郭修篆就告诉庄仲维这部电影要拍成院线电影,他听到这个消息就开始等待,等待了八年。关于角色塑造,他认为《光》的表演最大的困难是如何展现真实感,“文光这个角色给观众的感觉必须非常真实,需要尽可能在有限的镜头前表现出自己的心声,我对角色做了一个调整,与短片里的文光相比,现在的角色有些可爱,性格开朗,不像以前那么沉闷。”这种呈现方式,他说,使观众能够以更加平视的眼光来看待自闭症这一群体,因为他们内心也有喜乐,有可爱,有自己的坚持。

光明的最后,是兄弟和好后充满希望的背影。在庄仲维看来,整部电影的基调是简朴,不浮夸,不浮夸成功,不感天动地,表达的是最日常,最单纯的兄弟情谊。

《光》耗时三年让孤独症能够“见光”

文光具有极高的音感理解天赋

光之机会或者有中国版。

据郭修篆介绍,今后将对《光》进行中国版的改编,其中的一些情节也将改写为中国故事。去年全球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旅游已基本上成了一项奢侈的事情,如今生活也逐渐回到正轨,他还想拍一些人群环游世界的故事,“下一部电影不想拍得那么重,也希望下次电影不要拍得那么久,不要拍得太久。”

在马来西亚,郭修篆坦言,要等到一部长片子出来再拍,这可不容易,因为是多元种族社会,马来西亚人只看马来语片,华人所占的比例不大,再加上人口分散,造成马来西亚本土华语电影的市场很小,许多华人会选择看海外电影。在这种市场环境下,郭修篆认为《光明》很幸运,“没有MM2的帮助,很难让观众看到这部电影。”而且庄仲维也对记者说,“演员都很被动,我们还在等更多的机会”,自己拍了多年电视剧才等到一部电影,在马来西亚可以演长片的机会不多,遇上好机会就很珍惜,也希望以后有更多的机会去演电影。

《光》耗时三年让孤独症能够“见光”

现实中的花絮“哥哥”需要理解

影片《光明》中兄弟二人的故事,大多来源于郭修篆和哥哥的真实生活。弟弟好像永远是郭修篆生命中最有趣的那个人,从小一起长大,弟弟的数学,音感都很好,可是由于自闭症,他总是被别人欺负,被歧视。""他和许多人有不同的看法,情绪,心态,都不同。他常常离家出走,一有挫折和不愉快的事就会逃走,到教堂、公共汽车站等地,那时我们都没有手机,每次回来都很难找到他。郭修篆表示,弟弟现在也和片中的文光一样,喜欢收集别人看不懂的东西:“小时候他给我看过杯子和废弃的键盘,这些器具已经无法弹出乐曲,我问他弹那些没声音的东西有什么意义,他坚持说,他听得见,对他来说有意义。


影片在片尾的彩蛋中,郭修篆的哥哥也有特效,郭修篆却笑着说不会因为拍了这部电影而感动,因为片尾有一些情节,可能哥哥也不认为自己会是影片中表现的那种戏剧性反应,“拍电影其实需要与观众有共鸣,如果只是去记录我哥哥的表演,那就很难有感情线上的互动,我们要把孤独症患者会经历什么,会感觉到什么用电影来表达,会开心,会难过。一路上,我还看到弟弟受了太多委屈。例如,我们一直担心的是,他是否能生存,长大后是否能工作,是否能让别人接受他,是否能在这个社会上照顾自己。郭修篆表示,希望这部《光》上映后,能让更多的观众“见光”认识到自闭症这一社会群体,不需要特别看待,多给他们一些理解和平视。


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自行投稿发布或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站最终观点,如有内容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限时免费领取价值 498元儿童专注力能力测评

限时免费领取

价值 498元儿童专注力能力测评

马上获取中科院心理所专业评估体验全方位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