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成都西南儿童康复医院官方网站!
华西妇儿联盟合作机构
四川省关心下一代基金会指定康复训练基地
成都市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爱心助残医院
四川省残联定点康复训练机构
门诊8:30-18:00
028-87429120
静进医生:阿斯伯格综合征青少年还容易合并哪些问题
发布时间:
2021-08-22 17:19
文章来源:
西南儿童康复医院
浏览次数:
384

阿斯伯格综合征(AS,阿斯们)不但容易被误诊和漏诊,到了青春期,容易合并很多其他精神心理问题。阿斯与高功能自闭症 (HFA) 的鉴别诊断,对专业医生很具有挑战性,有时他们似乎相互重叠,例如都具有貌似正常的语言能力,迂腐而冗长的说话方式,狭隘的兴趣爱好,刻板或是强迫行为,动作和行为笨拙等。总体来讲,阿斯们的社交困难要比典型孤独症好得多,有些AS的人生结局还算不错。但是,阿斯们若合并其他精神心理问题(大都不可避免),则对其未来的社会适应和社会回归构成重大阻碍,且早期不容易被发现。

举例,在我接诊的青少年AS孩子中,不少是因为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强迫症、攻击行为来看病的。进一步分析才发现,这些孩子的原发病竟然是AS。说明,有些精神病理学症状会掩盖他们原发病,使得AS的核心症状和共患病症状之间变得非常模糊。例如,AS青少年的重复或强迫性行为突然减少,可能意味着向抑郁症发展,有可能被诊断为青春期抑郁症。

我遇到过这样的病例,一位来诊AS少年的父母拿出一份儿童抑郁量表(CDI)结果,说在某家医院孩子被诊断为抑郁症,开了不少抗抑郁药物。CDI是一种自我陈述量表,它调查消极情绪、人际关系困难、消极自尊和效率低下等症状,它更适用于具有自我意识、内心清楚自己感受、感知觉基本正常的抑郁症青少年。这说明,早先使用过的评估量表结果并不能说明他们的原发病,是因为AS不大会述情和表达内心感受,或其父母压根不了解AS为何病。

AS容易共病哪些精神疾病呢?

一篇荟萃文章报道(Luigi Mazzone,2012),在其纳入的2000-2011年间的论文中,提及AS合并的精神障碍主要是抑郁症、双向障碍、强迫症、焦虑障碍、恐怖症、社会功能退化、囤积癖、购物狂、对立违抗障碍、多动症等等。这些共病精神障碍,我们大抵可描述为内化性障碍和外化性障碍两大类,前者大概指的是“和自己过不去”,后者大抵指具有攻击和侵犯行为的问题。另一常见问题便是抽动障碍、癫痫和紧张症(catatonia)。

内化性障碍:如焦虑症、抑郁症、强迫症(见前文)、囤积癖、购物狂、洁癖、侵入性思维、睡眠障碍、神经退行疾病等。AS青少年更可能搜集或囤积物品,如高达、乐高、交通工具模型、或任何他喜欢的东西,以至于房间内物品堆积如山,不肯丢弃。如若父母介入,他们会愤怒和发狂。另外,他们可能会通过网购,不停下单购买许多无用商品,甚至透支或盗刷家人的信用卡、微信、支付宝等。

外化性障碍:如多动症、暴怒发作、品行障碍(如攻击、酗酒、偷窃、偷窥、偷/囤积或穿戴异性内衣裤)、露阴癖、尾随异性、猥亵她人、反社会行为、暴力犯罪等。有研究解释,AS表现出的反社会行为,与其冲动控制能力下降、情感同理心不足以及很少有内疚或悔恨的心理特征有关(Newman SS, 2008)。

抽动障碍和癫痫:抽动症或是抽动秽语症是AS最容易合并的行为问题之一。瑞典的一项早期研究表明,所有患有 AS 的学龄儿童中有20%,甚至更高符合抽动症的全部标准(Ehlers S, Gillberg C.1993)。在日本的一项研究中发现,孤独症孩子中最普遍的癫痫发作是复杂的部分性、非典型失神、肌阵挛和强直阵挛性癫痫发作(Matsuo M,2010)。

紧张症:文献称,大约15%的孤独症成人会出现紧张症,包括AS青少年。我最近看过一12岁少女因过度玩手机遭其父亲怒吓,继而出现失语、木僵状和昏迷,父母几近崩溃。我当时下诊断为“AS合并癔症”。我以为,结合临床下此诊断未必不当,青春期少女不排除有“下意识”行为作用,表现癔症样紧张症发作。

最后,临床实践报告也提到,患AS的成年人也可能符合人格障碍的标准,例如偏执型、强迫型、反社会、精神分裂症和分裂型人格障碍等。这些精神障碍被诊断前,他们基本没有获得过AS的诊断(Luigi Mazzone,2012)。

阿斯们合并其它精神障碍的发生,可能是遗传和环境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我以为,家庭和学校需努力更好地了解 AS儿童在学校和家庭环境中的需求,避免他们产生自卑、痛苦、社交不当行为、焦虑和其他外化或内化性障碍。

有证据显示,阿斯伯格综合征具有家族聚集的事实,并且AS个体的亲属中,精神疾病(例如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的患病率很高(Ghaziuddin M,2005)。家庭和学校环境若未得到适当调整与改善,AS青少年病情恶化,或是合并其他精神障碍的风险显然也会增加。

另一问题是,避免轻易用临床诊断评估量表结果给AS贴标签或下诊断。目前临床使用的多动症、焦虑、强迫或抑郁量表,大都是针对这类疾病症状所设计的,套用于AS青少年,容易遗漏掉原发病。何况,这些量表的问题大都是自我陈述,可AS青少年缺乏述情能力,因此误诊、漏诊的风险也会增加。意味着,有必要研发针对AS青少年的评估诊断量表,从更多维度上评估和诊断AS问题。

Doyle CA等(2012)提到,正确识别和诊断 AS共患精神共病时,有必要进行针对性的药物治疗。无论是内化,或是外化性障碍影响到AS青少年的社会行为与日常生活,在专业医生的诊疗和建议下,适当用些抗精神病的药物是正确的选择。正确、早期、适当的药物治疗,对AS的情绪异化,或是发展为其他严重的精神障碍,具有一定预防作用。如,我给那位紧张症少女使用几周劳拉西泮,症状迅速得到缓解,再未出现过类似症状。

今天的科普分享到这里就结束了,如果您有疑问未能解惑,可以点击下方的【在线咨询】,会有专业的值班老师为你解答。

本文转自:公众号发育行为儿科专家静净

免费咨询电话:
028-87429120
医院地址:
成都市高新区肖家河沿街47号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成都西南儿童康复医院
蜀ICP备20021380号
本站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诊断及医疗依据